李伏安:“新常态”下非银机构的发展与监管思路 - 公司文化 - 中国银行业协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回到首页
  协会邮箱登录
RSS订阅
关于协会 协会动态 党建专栏 专业委员会 教育培训 行业动态 行业研究 电子刊物 会员动态 各地协会 系统服务
银行家博客
李伏安:“新常态”下非银机构的发展与监管思路
编辑:jrzlwyh | 2015-04-07 09:43:38  | 作者: | 来源:  | 浏览:1769

    监管者的重要职责就是寻找风险、识别风险、找到风险底线,在不突破底线的前提下,顺应市场需求,最大限度地促进非银机构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数月前,51岁的李伏安重回熟悉的银监会,接任非银部主任一职,开启新的职业生涯。上任伊始,李伏安几乎每天都能接到问候短信,“大家都让我保重身体。”他理解同事和朋友问候之语背后的关切,近年来非银机构悄然崛起,其灵活而颇具创新性的特质得到了市场的认可,但潜在的风险也常为外界所关注,甚至偶有质疑之声,监管压力不言自明。

    目前,我国非银机构包括信托、财务公司、金融租赁、汽车金融、消费金融和货币经纪公司等板块,经过多年发展资产规模迅速扩大。其中,信托公司68家,财务公司192家,金融租赁公司26家,汽车金融公司18家,货币经纪公司5家,消费金融公司4家。截至2014年11月末,六类非银机构共313家,管理的资产总额20.19万亿元(含信托业务及财务公司委托业务等表外业务),实现净利润1093.35亿元。

    随着我国进入经济发展的“新常态”,一方面,对于非银机构来说宝贵的机遇期已然来临;另一方面,与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结构调整相伴,行业的风险必将经历逐渐暴露和释放的过程。对于银监系统老兵李伏安来说,在“新常态”下如何平衡好创新与风险、市场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促进非银机构健康可持续发展,成为首要面对的问题。

    日前,李伏安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全面而中肯地阐述了新形势下非银机构的发展与监管思路。采访时已近下班时间,忙碌了一天的李伏安依然显得精力充沛,深色休闲西装,白衬衫,从事监管工作29年的李伏安,却不乏学者气质和思维。采访期间,他总是习惯性停顿思考,喜欢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诠释所思所想,每每讲到兴头,还会顺手为记者展示手机中日常经济生活的照片,分享感受。其敏锐的市场化思维和广阔的国际视野令人印象深刻。

    对于非银机构的发展和监管,李伏安有着清晰的认知和思考。出身经济学专业的他对市场经济有着更为深入的理解--“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整个社会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需求,需要我们进一步转变监管思路,以实体经济的需求来重新审视我们的监管导向。”李伏安表示,监管者的重要职责就是寻找风险、识别风险、找到风险底线,在不突破底线的前提下,顺应市场需求,最大限度地促进非银机构发展,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李伏安认为,通过不同类型金融机构的差异化服务满足实体经济不同层次的需求、助推经济转型升级,将是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可以预见,今后金融体系将不仅是银行的一枝独秀,其他类型机构特别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与“新常态”相伴,非银机构也要积极转变思维,在控制好风险的同时,贴合市场需求,寻找符合自身长远发展的定位,打造专业化优势。

    金融租赁公司:充分发挥“逆经济周期”作用

    “在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传统的金融服务方式面临一些挑战,应该充分把握利用金融租赁对于推动当前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特色优势。”

    本刊记者:近年来,金融租赁公司实现了快速发展,但同时在业内有这样一种声音,认为金融租赁是在做类信贷业务,您是如何看待这种声音的?在您看来,金融租赁的本质是什么?优势是什么?

    李伏安:金融租赁是与实体经济结合最为紧密的融资方式之一,是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一种积极响应。有人会问,企业贷款买设备和买一个设备租给企业,企业都拿到了设备,区别是什么?首先,租赁的费用更低一点;其次,对商业银行有好处。如果商业银行贷款给企业,企业经营不善破产了,必须经过破产清算。通过金融租赁的方式,企业破产后设备银行可以直接拿走,主动权在商业银行手中;最后,对小微企业有好处。对小微企业来说,从银行融资比较困难,如果采取租赁的方式,只要预期产生的利润覆盖租金就可以,行情不好可以退出,设备转租给别人。

    可以看出,租赁最大的优势是能够灵活盘活资产,在欧美国家租赁是仅次于银行信贷的第二大金融工具。李克强总理在视察金融租赁公司的时候明确指出:金融租赁行业是一块新高地,国家要培育这个行业发展起来。现在的金融租赁进入了非常好的发展阶段,在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传统的金融服务方式面临一些挑战,应该充分把握利用金融租赁对于推动当前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特色优势。美国2009年爆发金融危机,当时美国市场的经济指标都在往下走,但金融租赁独树一帜,带动了美国经济的反弹。并从2009年开始,延续到2010、2011、2012年连续三年创新高。这与租赁行业的特殊性有关,它具有“反经济周期”性,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对租赁行业来说反而充满了机遇。

    从监管层面,下一步银监会将通过国务院与商务部进行协调,尽量统一、规范、实现一体化监管,形成基本一致的规则。有些人说,对租赁的监管能不能松点。你拿自有资本做租赁公司,自由度相对大些。但如果钱是从银行来的,没有限度的经营就会产生风险。所以,对租赁的监管是必要的,底线就是不能造成行业性、系统性的风险,不能把风险外部化。一方面,租赁公司内部要用资本金制约,用自有资本进行制约,用杠杆倍数限制业务;另一方面,对从银行外部融资要有一定的控制措施,这是我们下一步要监管的内容。

    本刊记者:金融租赁集融资与融物为一体,未来金融租赁在扮演融资角色的同时,如何更好地发挥资产管理人的作用?

    李伏安:金融租赁除了具有融资融物的功能,更重要的是扮演租赁设备的资产管理人角色,因为这个设备是租赁机构的。很简单的道理,比如租赁公司购买飞机后租给航空公司使用。融资租赁和金融租赁的区别是什么呢?金融租赁模式中,设备永远是租赁机构的,最后是否让渡所有权,需要根据价格来定。融资租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先收租金,到期后以1块钱象征性的卖给对方。比如设备是30万,先收租金,租满3年后,设备以1块钱象征性卖给使用者,实际上设备还可以再使用3年,使用者当然愿意接受租赁这种方式,比贷款买还便宜;另外一种情况是租用3年以后,设备卖给其他人。那么这种情况下,设备的使用与保护是一个问题。比如,如何保证正在使用飞机的航空公司好好维护飞机。比如10架飞机租给不同航空公司,损耗程度不一,那么租赁公司就要当好租赁资产管理人的角色。租赁公司就要懂得经营和管理飞机,要具有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和技师;要定期不定期地去飞机场查看,保证飞机的价值能够最大限度地维护和延续下去。

    本刊记者:租赁的快速健康发展离不开政策支持,您认为从大的政策环境来看,还有哪些相关政策和法律需要完善?

    李伏安:租赁需要相关法律的保障,其中保护租赁物的权益非常重要,租赁物的独立性一般来说比商业银行贷款要强,但实际情况是,在法院的审判过程中,抵押财产能够得到的保护权,租赁产权却无法得到。比如,将房屋抵押给银行贷款,如果出了问题,银行是第一受偿人;从租赁物来看,租赁机构是绝对的第一受偿人,却不如银行抵押物受法律保护程度高。所以,一方面说明法律保护程度不够;另一方面说明有关机构对租赁行业认识不够。国家应给对租赁设备有足够的保障权,明确租赁设备的所有权,并有相关法律保护。下一步我们将争取出台《金融租赁法》,以厘清融资租赁各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同时,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融资租赁登记系统、完善融资租赁财税政策、拓宽金融租赁公司融资渠道,提升金融租赁行业对国民经济的渗透率和行业覆盖率,帮助企业把沉淀资产变成“活资产”。

    另外,也要统筹研究金融租赁的财税政策。所得税改革方面,从国际经验来看,美国及欧洲一些国家市场渗透率达到20%、30%,税收方面的政策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在我国,对于出租人和承租人“由谁计提折旧”,税务和会计上采用同样的分类标准,不利于发挥金融租赁的税收调控作用。实践表明,侧重于由出租人计提税务折旧,更加有利于激励金融租赁交易的达成,从而促进宏观调控目标的实现,我国相关财税政策有待改进。

    本文原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4年第12期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金融街20号交通银行大厦B座 邮编 100033 电话:010-66553368 010-66291132 传真:010-66553356 Email: cba.china@china-cba.net
中国银行业协会版权所有,copyright2005-2009 京ICP备0600373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127号